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这剧情合理吗 > 月影迷踪

这剧情合理吗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这剧情合理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月影迷踪

分享到:
关闭

当天晚上20:00,某高校大学生李容曦提前6个小时躺在床上进入休眠,震惊全寝室。

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镜头转向了寝室老二。

“是这样的,小发发今天中午相亲回来后,整个人就魂不守舍寡言少语,阴郁的都要滴水了!好可怜!好心疼!嘤嘤嘤……”

老二还没等哭完,就被老三一把从镜头前推开。

“我看她就是失恋了!她今早不到五点就和宋璃起床,明显就是由于失恋导致大脑神经错乱才会……”

话没说完,老二就重新挤回镜头前。

“怎么可能吖……发发小可爱还没谈过恋爱呢!”

“那不是失恋为啥她会突然早睡早起?”

“可能是太累了……”

“阿花成天壮硕如牛的还能累?”

……

宋璃默默地听着一无所知的室友们胡乱猜测,淡定喝着可乐。

今早阿花上车没多久,宋璃就接到了老哥的电话,说他社团临时有事,所以只能鸽了相亲。

本来相亲取消这种事,阿花应该是最高兴的。但她今天却一反常态,回到寝室连小说都不看了。

这其中绝对有大问题!

宋璃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倁潓の姯鋩。

至于阿花为什么早睡,自然是因为宋璃昨晚打听到的那个规则:

现实世界晚上八点半,是故事世界开门的时间。剧本开始正常运行,没到场的戏子扮演的角色将交给NPC暂时替代。

花娃儿大概是不想被npc干扰剧情任务,为了早点到达才决定早睡的。

寝室里关于阿花反常行为的讨论还在继续,宋璃拉好床帘,也开始睡觉。

……

故事世界中。

寂静的许愿池岸边,坐着一个外貌看起来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少年。

他身上穿着黑色的古装,腰间佩剑,长马尾一直垂到地面,目光长久地投向许愿池中蓝色的流光。

奇怪的是,少年分明是在极目远眺,漆黑的双眸却倒映不进任何事物,落不进一丝光华。

他坐着一动不动,时间过得太久,让这一幕看起来像极了一幅静止的画。

直到一个少女降落在许愿池旁,搅乱了静止的画面,她朝那个少年跑了过去。

“迷踪!”

少年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回头看向来人。

【是你啊,江雪】

的确,来人正是范承夜的女友,韩江雪。

得到了回应,韩江雪有些雀跃,她掩嘴轻笑,毫不顾忌地挨着迷踪并肩坐了下来。

“当然是我啦,这可是作为朋友的每日问候。”

【……】

迷踪转睛看了韩江雪一眼,垂眸勾着嘴角静静地笑,并没有回应什么。

韩江雪侧头打量着迷踪身上的装束,眼神中带着新奇。

“你进了古风剧本?”

【嗯。】

“什么身份啊?是主角吗?”

【是反派】

“反派!”韩江雪小声惊呼,“哇……好羡慕!也不知道哪个能女孩子能这么幸运,选中反派这么帅的剧本~”

【你太夸张了】

迷踪礼貌地轻笑,但那笑意似乎根本不达眼底。

“哪有夸张?迷踪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就连……”

【时间快到了,你也该进自己的剧本了】

大概是感到自己打断的太过明显,他又补上一句:

【祝你今天顺利】

“……那好吧,明天见。”

韩江雪本还想再多留一会儿,但迷踪给她下了逐客令。为了不惹人厌烦,她也只能起身告别,拉着风筝线离开。

迷踪听见身边的人已经飞远,换了个坐姿继续眺望许愿池里的池水。

直到池水中的蓝光一串串飞到空中,如同桥梁般全部向许愿池飞去。他才从岸边站起来,下一秒身形化成了无数透明丝线,消失在原地。

……

由于阿花牺牲了追小说的宝贵时间,早早入睡,她准时出现在了范承夜“家”。

她醒来时,身上还穿着剧本里的校服,整个人如诈尸一般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哈欠)好饿,怎么会这么饿?”

阿花在枕边摸到手机,点开手机里的剧情任务。

阿花用双手强行扒开眼皮,盯了手机好半天。

“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清白?难不成今天会发生影响女主清白的事吗?

不管了,先去洗漱,下楼吃饭。

楼下,范承夜正坐在餐桌前刷手机看新的剧情任务,完全是一副早就起床的模样。

阿花不解。

为了角色不被npc替代,她在剧本开始运行前半个小时就睡觉了。照常来讲她应该算是最早到的一批玩家,为什么范承夜却看起来像是进剧本很长时间了?

“你什么时候进剧本的?”阿花问了出来。

“好问题,”范承夜边看手机边吃早点,“不过我为什么要回答一只躲在松树后面的小松鼠?”

“啊?啥小松鼠?”

阿花愣了好半天,直到对上范承夜审视的目光,才反应过来他在说自己。

白天公园里的场景再次映入脑海。

什么啊,原来他都看见自己躲在树后了啊。

阿花清嗓子掩饰尴尬,认真解释道:

“当然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能够在现世见到如此英俊的你,让我非常激动。一激动我就想爬树,所以我不是躲在树后,我那是想要爬树。”

范承夜看着阿花一本正经解释的脸,沉默着喝牛奶。

这疯女人还真是什么奇怪的理由都能编出口……

但范承夜还是配合地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年头竟然连疯狗都想上树了,看来还是我见识太过浅薄。”

……

这是人说的话吗?她明明在夸他,他就这么回应??

阿花瞬间火大,又强压着自己冷静下来。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解释一下吧,为啥他们都叫你子烨?”

范承夜的笑容微微停顿,紧接着开始装傻。

“嗯?子什么?”

“子……”

阿花反应机敏。

“去你大爷的马冬梅!”

范承夜一脸无辜可怜巴巴地望着阿花。

“不是啊,你刚刚说的什么烨,我真的是闻所未闻,肯定是你听错了。”

“你放屁呢,我当时听得清清楚楚的。”

范承夜皱眉,慢慢放下牛奶杯子。

“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注意点儿自己的言辞?张口就骂人什么习惯。”

阿花噘嘴。

就他文明,一句人话不会回答。

“哎,范承夜不会是你自己瞎编的假名字吧?你悄悄告诉我,我不往外说。”

阿花把脑袋凑了过去,眨巴着求知欲旺盛的大眼睛,但转眼被范承夜一巴掌推开。

“不想告诉你。”范承夜拒绝回答。

“切,小气。”

范承夜笑出声。

“我自己的私事,不告诉你就是小气了?赶紧低头吃你的饭得了。”

“饭?”

阿花低头,才发现饭桌上真的有另一份早餐,是一些简单的面包牛奶。

“给我准备的?”

“是啊,乖乖闭上嘴吃你的饭。一会儿上学,快迟到了。”说完,范承夜塞满嘴面包。

“那……谢谢啊。”

阿花满怀感激地拿起面包。

“真奇怪,我记得睡前吃的明明不少,为啥会饿的这么快?”

“剧本中的饥饿程度完全取决于你在故事世界中前一个晚上吃没吃,和现世如何没关系。”范承夜解释道。

“哦……”

“对了范承夜,上一天在女主家找到的那个日记本你看了吗?里面写的啥?”

“还没看,到校再说吧。”

“哦……”

“对了范承夜,你平时住哪啊?你昨天去的那个公园,就在我学校附近。”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吃饭都堵不住你嘴是不是?”

“嘁……”

阿花心里不服,但还是乖乖噤声,开始吃饭。

一顿饭下来,阿花除了游戏规则问到几个外,剩下关于范承夜本人的信息啥也没套出来。

唉,好失败。

吃完早饭,范承夜装好书包出门,阿花没有书包,紧随其后。

范承夜注意到阿花两手空空,以为她忘记带书包,好心提醒她:

“你书包呢?”

“被一个热爱学习的催债人抢走,然后一起消失在小巷的夜色中。”阿花文绉绉的回答。

“……那你一会儿拿什么交作业?”

“要作业没有,要命一条。”

“……”

范承夜不想再和阿花说话,推自行车打算骑车上学。

“会骑自行车吗?”范承夜问。

阿花眼睛里飞出星星。

她会骑自行车。

但是如果她说不会骑,范承夜会不会载她一程?

哇,骑着自行车的帅气少年在盎然的春色中载着情窦初开的美少女一起上学!有内味了!

啊不行不行!阿花你想啥呢?人家可是有妇之夫!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未经人家女朋友允许就跑人家里住就已经很过分了,现在还想人家载,太过分了!

阿花决定自己骑自行车上学。

“嗯,我……”

“一看就知道你不会骑自行车!”

范承夜打断阿花的回答。

???

“少年你干啥呢?难不成你还想载……”

没等阿花说完,她手里就被范承夜十分慷慨地塞了一张纸。

“我知道你比较低能,什么都不会。所以你直接瞬移去学校吧,这样我就不用和你一起走了,太好了。”

???

他说啥???

等等,为啥剧情发展的如此让人心酸??难道她不是女主吗?!

喵的光环都去哪了???

于是,阿花就这样被一纸休书,不是,一纸瞬移飞速抵达到了学校的无人角落。

阿花伤心极了。

“这个世界,除了阿璃以外没人爱我。”

她一边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一边朝教室走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这剧情合理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