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 第24章 当年那个男人是谁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4章 当年那个男人是谁

分享到:
关闭

她转身走到门口去开门,意外的是她无法扳动门把手。进门时门口无人门却自动打开,想来这门应该是遥控的。

回头看向沙发上坐着的许知恒,她的语气因为心慌而显得底气不足,“请许总高抬贵手,开一下门。”

许知恒又倒了杯红酒,兀自浅饮。

时嘉冷冷道:“许总何必欺人太甚!”

许知恒斜了她一眼,薄唇勾起的弧度加深了些。他端着两杯红酒走到时嘉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女人含怒的双眸,“房卡是你丢的,也是你自己迈着双腿走进我房间,我以礼待客与你分享珍藏的美酒,怎么就变成我欺负你了?”

时嘉又转动了一次门把手,仍是打不开。

心知许知恒已经掌握全局,自己逃不掉,她索性直面问题根源,“将赔偿金提高到一百六十万,是许总的意思?”

“是。”

“因为秦柔柔?”

许知恒轻笑,“看不出来么,我是在针对你。”

他做了什么,目的为何,从不在时嘉面前隐瞒,亦如对她的厌恨。

许知恒的答案在时嘉意料之内,只是亲耳听他说出口,心里还是觉得难受。

许知恒曾不满意她平静顺畅的生活状态,因为不够落魄。彼时时嘉以为只是他的随口之语,从未想过他竟然真会狠到如斯地步。

时嘉放弃了抵抗,垂下手无力地搭在身侧,嗓音嘶哑,“许知恒,你到底要我多落魄才满意?公司破产?还是我流浪街头?”

许知恒笑了笑,把红酒递给时嘉。

时嘉扬手打翻红酒杯,液体从杯中淌出,很快融入地毯,在上面留下一道深色水渍。

许知恒不怒不恼,只静静看着她,似在等待什么。

时嘉转过身继续开门,明知这是徒劳,但眼下除了做这件事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头越来越晕沉,身体内隐约有一丝热感在滋生,从很小的一点星火,一路攀爬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惊恐地看向许知恒,颤声问:“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许知恒抿了口红酒,“你说呢?”

时嘉不知道。

在她眼中许知恒光明磊落,坦荡正直。

她从不认为许知恒会行卑鄙之事。

可是体内的火越烧越烈……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以及被体感浸染的意识,她恍惚明白了酒里有什么。

“为什么……许知恒……你到底为什么……”时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发自肺腑的问。

为什么要亲手摧毁昔日的美好,为什么变成如今这般卑鄙不堪。

许知恒回应她一声嗤笑,不语,好整以暇地看她接下来的反应。

药物的作用令膝盖发软,时嘉支撑不住,身体顺着冰冷的墙壁缓缓滑落在地。一只手在扯领口的衣服,另一只手又在阻止,理智与放纵在她身体里互相撕扯。

“难受吗?”许知恒将酒杯放在玄关的案台上,低眉俯视着趴在地上被药物折磨的衣衫不整的女人,沉声开口:“告诉我当年那个男人是谁,我帮你叫他过来,让他来救你。”

时嘉听不见。

身体太难受了,心被烈火焚灼的感觉太痛了。

“时嘉,我没多少耐心。”

时嘉虚睁着眼,“你卑鄙!”

“我变成这样是因为谁?嗯?!”

“你自己卑鄙,却将责任推给别人!”

“那又怎样呢?你又斗不过我。”

时嘉觉得身体已经失控了,不然不会主动往许知恒身上贴。

男人的手臂暴露在冷空气下,冰冷的触感是她现在的救命之源。迎上男人那沉冷的目光,她又一瞬间清醒,抱住男人的胳膊送到嘴边一口咬了下去。

许知恒怒及,抓起时嘉的手将她拖向卧室。时嘉剧烈挣扎,但男人的力量强悍如铁,她挣不脱。

被男人扔在床上那一刻,时嘉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她怕极了,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许知恒,不要这样对我……”

时嘉觉得心真的太痛了,热泪不断地从眼眶里溢出。

欲念在身体里蹿腾,理智在负隅顽抗。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好像要分裂,每一寸肌肤都被锋利的刀刃密密麻麻地切割着。

许知恒自然知道时嘉身体的状况。

抬起时嘉瘦削的下巴,他冷声问:“我再问一遍,那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我不知道!”

“到了现在你还要维护那个人?你就这么爱他?”

“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你为了他不顾父辈间的情谊,不顾我们青梅竹马的情分,明知道与我即将结婚还要为他怀孕生子。这么伟大的爱不值得歌颂吗?为什么要藏着?!”

时嘉泪眼模糊,心痛如绞,对着许知恒不断摇头,“别说了!”

“还是说你这些年终于有了羞耻心,意识到当初的行为有违道德?所以不敢提那个男人的名字?”

“不是!不是!”

“那是为什么?”

“因为……”

因为我的痛你根本不知道。

许知恒没有让她给出理由,低头猛然吻住她的唇。

时嘉的动作一瞬间凝固,虚睁着眼看着屋顶,许知恒肆无忌惮的啃咬让她头皮阵阵发麻。

那些被埋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如决堤的洪水,汹涌着翻腾着卷向她……

随之而来便是发疯似的反抗。

亦如当年那样拼命……

挥舞着的手指甲划破男人脸上的肌肤,男人怒了。握住她反抗的双手举过头顶牢牢压制,单手掐着纤细的脖颈迫使她仰高了头,以便自己更好索取。

时嘉觉得心痛的要裂开。

她记得自己曾拼命反抗,曾低声求饶,也曾愿意拿自己所有来换。

可也曾这样被人压在身下……

……

许知恒没想到自己会把时嘉吓到拼命,当头上传来剧痛时,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暴徒。

自重逢以来,他深切感受到时嘉就再也不是他记忆中开朗的那个样子。现在的时嘉冷静成熟,善于伪装,看上去像个没有情绪的木偶,他从未见她像此刻这般失去理智,仿佛一只被拔掉爪子的猫,卑微又可怜。

他刚才的愤怒值达到巅峰,却又一反常态忍着。以近乎冷血的目光注视着窝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时嘉,说出来的话伤人伤己,“既然这么反感我,为什么还要送上门?”

时嘉抱紧膝盖蜷缩在墙角,心脏密密麻麻的痛着,看许知恒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怨。

是怨,不是恨。

她血红的眼眶里盈满热泪,药物作用还在体内持续发作,她咬紧牙费劲全身力气忍着,只用一双充血的眼定定地望着他。

那目光太复杂了,含着很多他无法看透的东西。

许知恒被她看的心口发紧,胸腔下面闷闷的很难受,想说两句话安慰一下她,又觉得她不值得,为别人而背叛自己的她——不值得同情。

“时嘉,我说过我恨你。”他的声音充满动情过后的嘶哑,说给时嘉听的同时也在告诫自己,“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对你施以任何善意。今天这事就算了,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心软。”

他说完转身走进了淋浴间。

时嘉看着紧闭的浴室门,额头满是冷汗,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双手交叉紧紧抱着肩膀,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

许知恒在浴室里冲了个冷水澡,以平复自己躁动的心火。他给时嘉下药的本意只是想逼她说出那个男人是谁,从未想过真的要对她做什么。

至于为何会突然失控吻她,许知恒心中有一个很合理的解释,酒后冲动。

但此刻他却有些不安,脑袋一团乱,甚至产生骂自己的念头——当然也仅仅是不到一秒钟的念头而已。

几分钟而已,却觉得自己仿佛洗了几个钟头。甚至因过于担心屋里情绪失常的人连睡衣都没来得及穿,直接围了浴巾出来。

原本蹲在地上的人果然不知去向,他急忙到会客厅,见时嘉还在门口,悬着的心才踏实。

“你在做什么?”许知恒边走边问,语气透着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担忧。

时嘉想离开,但门打不开,书房和客厅都找遍了也没找到遥控器。听到许知恒的声音她开门的动作急切起来,身体已不受控制地对这个男人产生排斥。

许知恒在她身后冷声问:“你想走?”

时嘉停下动作,微微回头,目光沉寂如一潭死水,“开门!”

许知恒与她对视,四目相对,他第一次在那双毫无悲喜的眼中败下阵来。

他沉默着,半晌,笑出了声,“不想谈你的事了?”

时嘉垂下眼睫,掩住眼中的伤痛,“不用了。”

许知恒也不知哪里来的脾气,走过去抓着时嘉肩膀将她扳过来面对自己,神色暴怒,“服个软有这么难吗?”

时嘉只是面无情绪的看着他,黯淡的目光好像看清了一个人,并对这个人死了心。

“时嘉,你真的……”他想说最恶毒的话来攻击她,尤其是现在,他真的很想用尽手段逼她服软,道歉也好,说后悔也罢,哪怕是一句对不起,都能压下他暴躁的情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