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 第22章 等你到晚上九点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2章 等你到晚上九点

分享到:
关闭

从小心翼翼的尝试到用力紧拥,顾青山只用了短短三秒的时间。在时嘉做出反应前,退回电梯厢内猛按关门键。

电梯门再次合上,时嘉看着显示器上的数字一直倒数,最终停在一楼。

她短时间内还未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平时果敢理智的风格被顾青山方才的行为击得荡然无存。等她醒过神,才惶然明白顾青山刚才拥抱了自己。

可为什么要拥抱?

礼仪吗?

时嘉皱眉不懂,更或者是不想去懂。

仓促地转身准备回屋,时安躲在安全门后面,清澈的眼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想必方才一幕他看见了。

“顾老师他在感谢我留他吃饭。”时嘉这样解释。

时安嘟着嘴,黑不溜秋的眼机灵地转动着,“那顾老师为什么不感谢我和雪娥阿姨呀?”

“你们不在。”

时安恍然大悟般点点头,从门后出来拉住时嘉的手往屋里走,“下次顾老师来家里吃饭,我也要送他下楼。”

时嘉知道时安心智成熟的早,相比同龄小孩,这孩子更懂得如何照顾大人的感受,偶尔说出来的话让时嘉觉得他已经是个小大人。

蹲下与时安保持平视的角度,时嘉轻声道:“小安,顾老师很忙,不会经常来家里吃饭的。”

“我们可以邀请他呀?”

时嘉温柔笑了:“顾老师是个讲礼貌的人,他不会轻易拒绝别人,但我们不能因为他好说话就做让他为难的事。”

“哦。”时安深深叹了口气。

时嘉握住孩子细嫩的胳膊,宠溺地轻轻捏了捏,“回去准备睡觉吧。”

许是昨天对旧伤造成了二次伤害,时嘉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脚肿的更厉害了,在时安和莫雪娥的劝说下,她最终决定在家休息两天,等脚伤好些了再去公司。

她也未曾想到就两天而已,公司正面临意想不到的困境。

余苒顶着一双熊猫眼颓废地坐在办公室,见时嘉回来她忙装作正常的样子,“你怎么不多休息两天?”

时嘉了解余苒,这模样一看就是出事了,“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在家闲着也是无聊,还是决定回公司上班。你怎么了?”

“没什么。”余苒偏过头整理头发。

时嘉安慰道,“跟我说实话吧”

余苒瞄了时嘉一眼,沉默许久才说:“嘉嘉,公司出事了。”

“怎么了?”

“昨天下午那场活动,由于我们舞台没搭稳,顶棚的支撑架在活动途中突然砸了下来,刚好砸中在舞台上表演的女模特,她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时嘉着急地追问:“嘉宾有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生命危险,她大腿被支架上的铁皮划破了,缝了几十针,身上还有好几处瘀伤。”余苒咬了咬牙,又补充道:“我已经跟嘉宾道过歉了,她也接受我的道歉。但嘉宾的治疗费用以及误工费都由我们公司承担。受害嘉宾要求我们负责医疗费和皮肤修复的费用,另外还要再赔偿她八十万的误工费。”

时嘉的心瞬间沉到谷底,“你去现场核实了吗?”

“核实了,确实是我们疏忽导致。”

“嘉宾的伤严重吗?”

“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伤的很深,不留疤的可能性很小。”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时嘉措手不及,她瘫坐在沙发椅上,单手撑着额头焦灼不已。

公司自开业以来从未发生过一起事故,每次搭建舞台她与余苒都会一再要求工作人员务必保证每个环节的安全性,哪怕是一颗螺丝钉也必须拧到最紧的一轮,而每本合同上都清楚地写明‘如演出过程中因乙方工作疏忽导致的意外由乙方负全责’的条款。

公司规模本就小,创业基金也是她与余苒拿出毕生积蓄才凑起来,所以日常工作中宁可多麻烦也要杜绝任何风险。

一旦面临问题,她俩根本无力补偿。

八十万误工费虽不是一个小数目,两个人凑一凑卖掉车子还能拿得出来。将伤口恢复到完好无损的状态,作为同样受过伤且留疤的她深知,这就是个概率事件。

如果嘉宾是疤痕性体质,可能性几乎为零。

余苒走到另一边的椅子坐下,见时嘉急的焦头烂额,本不忍心再继续补充,但想早晚都是要说的,索性一次性讲完。

“我还要告诉你——这位嘉宾自称跟许知恒相识,是的,就是你知道的那个许知恒。她说如果我们不按照她说的做,她就会起诉我们,除了要赔偿以外,还要吊销我们的营业执照,并且让我们俩在清远待不下去。”

时嘉慢慢放下手,露出疲惫的双眼看向余苒,“什么?”

此时此刻,她宁愿怀疑自己听错了,亦或是余苒说错了名字。

余苒说:“你没听错,这个名叫秦柔柔的女人,是许知恒在清远养的情人。”

得到余苒的再次确认,时嘉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被抽了个干净。

……

时嘉买了鲜花和果篮亲自到医院探望受伤的嘉宾,病房里秦柔柔躺在床上,左腿的大腿上绑着白色绷带。

知晓时嘉来意,秦柔柔开门见山地将自己的索赔要求再次向时嘉重复了一遍,末了补充道:“我是个职业模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是用钱堆出来的,现在这种情况对我的职业生涯造成多大影响想必时小姐能体会到。我的要求也不高,你们除了承担全部治疗费用外,额外的八十万误工费一分不能少,如果留下疤痕你们还有负责出钱修复,只要满足这三点我和主办方都不会再追究你们的责任,否则你们就等着被起诉。”

正常情况下嘉宾的安全应该是主办方负责,出了事秦柔柔索赔的对象理应是主办方,主办方再追究责任。秦柔柔之所以直接找时嘉,主要也是不想得罪主办方,以免日后不好再接工作。

心知自己理亏,时嘉不再说什么,道歉后离开了病房,余苒忙走过来问,“怎么样?”

“先咨询律师吧,看是私了还是走正常法律程序。”

“我马上给律师打电话。”

余苒立即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负责自己与江临这个案子的唐律师,时嘉找了个位置坐下,等余苒那边回复。

出了这种事于情于理她们都负主要责任,如果秦柔柔一再坚持,她也做好赔偿的准备。

医院走廊突然迎来一道熟悉的身影,时嘉定眼一看,是许知恒的助理覃东明,除他以外还有另外一名身着正装的男士。

时嘉感觉覃东明是来找自己的。

果不其然,覃东明走到时嘉跟前直接开口介绍身边的男士,“时小姐你好,这是秦柔柔小姐的代理律师,他负责与你方对接秦柔柔小姐的赔偿问题。”

看到覃东明那一刻时嘉便知道整件事已经超脱了自己的掌控,内心忐忑惶恐,却不得不故作镇定地站起身面对这一切,“覃先生不妨直说。”

覃东明示意律师一眼,律师义正言辞地开口:“秦柔柔女士与我司——即延梧集团已经签署劳动合同,秦柔柔女士的形象名誉以及安全都受我方保护,此次事件的严重性我方高度重视,鉴于秦柔柔女士职业的特殊性,我方决定提高赔偿要求。”

‘提高赔偿要求’六个字让时嘉心都凉透了,头皮阵阵发麻,“你们想如何提高?”

律师说:“首先表明,我方会直接走法律程序,以公平公开公正的方式处理,赔偿金从秦柔柔女士要求的八十万变更为一百六十万。”

时嘉感觉浑身血液在逆流,眼前一阵发黑,她方才已经做好对方漫天要价的准备,却没想到会在原本的基础上直接翻倍。

这是她创业以来遭受的最大打击,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年的磨炼让心智变得成熟冷静,否则面对如此高额的赔偿她一定承受不住。

时嘉努力保持清醒,吞了吞紧涩的喉咙,沉默几秒后说:“我们可以请最好的美容医生为当事人做伤疤修复手术,承担一切费用,但一百六十万的赔偿金我认为并不合理。”

“时小姐如果不接受可以找律师,以上就是我方的态度。”律师不苟言笑地说完便告诉覃东明:“我进去看看当事人。”

覃东明点头。

待律师走后,覃东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双手递给时嘉,“时小姐不必沮丧,我们许总说了,他会等你到今天晚上九点,但也仅仅是九点,晚一分钟都不行。”

时嘉垂放在身侧手握紧成拳,冷冷地看着覃东明递来的信封,“什么意思?”

“时小姐是聪明人,看了之后自然会明白。”

时嘉迟疑了一会儿,接过信封。

“时小姐,希望我们不会有对簿公堂的那一天。”覃东明说完进了病房。

时嘉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东西,是一张卡。

一张海悦酒店的房卡,上面有房间号。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时嘉将房卡狠狠拽进掌心,卡片棱角扎进皮肤里,尖锐的痛自掌心蔓延到心底深处——

时嘉想不通为什么……

说断绝来往的人是许知恒,在雨中主动为自己撑伞的人是许知恒,如今要将自己逼入绝境的人依然是许知恒——

许知恒,你到底要如何?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