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 第20章 不记仇,只忌她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0章 不记仇,只忌她

分享到:
关闭

黑夜中暴雨里,他白皙修长的手握着一把可以遮风挡雨的大黑伞款步而来。

黑伞隔绝了头顶的雨滴,时嘉透过打湿的睫毛望着许知恒近在眼前的脸。

即便夜色浓郁,她也看得清这张脸长什么模样,她甚至已经摸清了他的骨相,闭着眼也能画出他的轮廓。

她想开口,只觉得嗓子干哑,脑海一片空白。

许知恒并排站在她身边,单手撑着伞,一手插在裤兜里,高大的身体替时嘉挡去了北边吹来的风。

两个人就这样站着,谁也没动,谁也没说话。

不远处的轿车里,陆瑾悠泪水盈满眼眶,双手抓着方向盘,指甲深深掐入掌心——

南方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许知恒默不作声地将伞收起,甩了甩伞上的雨水,副驾驶的覃东旻忙下来接过伞,他留意到老板半边衣服已经打湿了。

许知恒没有理会覃东旻,大步迈上了车。

目送车子远去,没有遮挡的风瞬间将时嘉包裹住。

她才知道风是冷的。

许知恒突然施舍的关怀,竟让她感到害怕——

网约车终于在雨停后的几分钟内赶到了,时嘉回到家已接近十一点,洗漱完便睡下。

第二天起来头有些晕,脚踝比昨天消肿了些,她送完时安上学便去了公司,上午又接到一通陌生来电。

“嘉嘉,我是瑾悠。”电话里陆瑾悠轻声说,“我可以约你见一面吗?”

“我今天有工作,忙不开。”

“那我去你们公司找你?”

时嘉蹙眉,心知陆瑾悠这次是有备而来,她无处可躲,“不用了,还是我来找你吧。”

——

临近北江公园的粤菜餐馆里,时嘉与陆瑾悠相对而坐。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了几样店里的招牌菜,你试试?”陆瑾悠笑着招呼。

桌上是几样具有当地特色的粤菜,陆瑾悠做事向来细致入微,某些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她太过顾及别人感受而委屈自己。

“你从上海来到这里,应该是我尽地主之谊才对。”时嘉说。

陆瑾悠抬手将垂在脸颊的秀发拢到耳后,黑长顺直的秀发让她看上去仿若校园里公认的女神般美艳不可方物。

“我们之间还分什么彼此吗?真要细算起来,我们家欠你和时叔叔许多,如果不是当年那场意外,也许——”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时嘉笑着打断陆瑾悠,她已经不想再提及过去的事了。

陆瑾悠像受了惊的小鹿,水光潋滟的眸子里充满自责,旋即又很快调整好自己,笑意盈盈地说:“没什么特别的事。上次说要约你吃饭,因为时间充满没来得及。今天下午就要和知恒哥回上海了,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来清远,所以想在离开之前来看看你。顺便为前天的事代知恒哥跟你道个歉,他太冲动了。”

时嘉蹙眉盯着陆瑾悠,看她的眼神如同看一个陌生人。

陆瑾悠继续说:“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在来清远之前我也极力跟知恒哥解释,但你也知道,知恒哥对你们的过去一向敏感,我劝不住他。”

说着倒委屈起来。

时嘉并不缺少耐心,只是面对眼前这位故友,她情绪莫名烦躁,“我跟许知恒之间的事,我们会处理,你不用牵涉进来影响你们的感情。”

“我今天来找你是瞒着知恒哥的,你们两个都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虽然现在身份不同,但过去的情分还在,我不愿看你们俩像仇人一样。”

“你心里应该清楚,有些事你办不到。”

陆瑾悠语塞,眼眶突然就红了,“我承认,我确实没有办法去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你跟知恒哥都是受害者,都心有不甘。但是我真的——看你们这样我真的很难过,这段时间我总想着也许我努力一点,多劝劝知恒哥不要再介怀过去,让他成全你跟孩子的父亲。纵使你曾做过对不起的他的事,但我们毕竟是许多年的好朋友,只要我们各自放下骄傲,是可以抛下曾经的芥蒂回到最初的时候。”

陆瑾悠哽咽着,如泣如诉更惹人心疼。

只是这些听在时嘉耳中却似密密麻麻的尖针在戳她的心。

她笑了下,咬紧干涩的嘴唇,忽而又笑了,然后看向陆瑾悠,“瑾悠,你我都不是三岁小孩的记性,爱恨情仇人之常情,你想要粉饰太平,但事实是我们都回不去了。如果你真的顾念我们过去的情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你还在怨我爸爸,对吗?”

时嘉笑容凝固,她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也不想扭曲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于是冷冷地回复陆瑾悠:“你说得对,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爸爸。”

“嘉嘉,对不起——”陆瑾悠泪眼朦胧,“我替我爸爸向你道歉,他当年真不是故意推你爸爸下楼的,他只是气不过许伯伯要将他从公司开除,喝多了酒一时失手才导致你爸爸摔成植物人。”

“别再说了!”时嘉撑着桌面起身,坦然接受了陆瑾悠的道歉,“你要是没别的事,我们就此别过。”

她说完转身就走,由于脚伤的缘故走路的姿势有些跛。

陆瑾悠忙站起身叫住她,哽咽道:“嘉嘉,你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一定要和那个人幸福的生活下去!”

时嘉脚步微顿,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餐厅。

陆瑾悠心情颇好的回到酒店,推开门看见落地窗边站着一道身影被吓了一跳,见是许知恒又十分欢喜。

“知恒哥,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陆瑾悠跑到床边,双手背在身后,表情纯真的像个孩子。

许知恒俯视着酒店外的马路,目光落在其中的一棵树上,“来清远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不想打扰你工作,怕给你添麻烦。”

许知恒看了良久才收回目光,抬手整理腕间的袖口,“我让东旻给你买了下午从白云机场到上海的机票,收拾东西回去吧。”

陆瑾悠眼神一愣,旋即又笑说:“你跟我一起回去吗?”

“这边还有工作没处理完,处理完就回去。”

“那好吧,我先回上海等你。”陆瑾悠小心翼翼地看了许知恒一眼,明知他为人冷淡不喜欢话多的人,却还是鼓着勇气开口,“知恒哥,我刚刚去见嘉嘉了。”

许知恒整理袖口的动作僵了半秒,转动眼眸看向陆瑾悠,剑眉微蹙,“找她做什么?”

“叙旧,道歉,送祝福!”

陆瑾悠言简意赅,偏偏许知恒能懂这些词代表的意思。

陆瑾悠继续分享道,“我跟嘉嘉有五年多没见了,这次见面聊了很多过去的事,虽然中间有发生些不愉快,不过刚才聊了后我们都放下了许多。我也知道,要让嘉嘉彻底放下对我爸爸的恨,兴许这辈子也不可能,但我会尽力去获得她的原谅。好在她现在过得很幸福,有个疼她爱她的男人,还有个可爱聪明的儿子,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许知恒神情冷淡的开始整理另一只袖口,眉头压得很低,开口嗓音低沉,“你们之间聊了什么不用跟我细说。”

“但是——我们也聊到了你。”

许知恒抬眼,冷凝着陆瑾悠。

“嘉嘉希望我能劝劝你,不要再介怀过去了。”陆瑾悠抿了抿唇,明亮的眸子紧紧盯着许知恒的表情,“知恒哥,你是不是还在怪嘉嘉?”

许知恒回视着陆瑾悠,后者被他清冷锋锐的视线盯得低下了头。

他单眼微闭,眸中神色平静,开口偏偏又带着笑意,“我不记仇。”

陆瑾悠心中一痛。

又闻许知恒说:“但我忌时嘉这个人。”

陆瑾悠慌忙抬起眼,对上许知恒寒冽的目光,她慌忙道:“是不是我不应该去找她?我——我只是想让我们三个人不要再互相仇视下去——”

许知恒冷冷道:“你跟她之间的债与她跟我之间的债,从始至终都不能放在同一个天平上来衡量。你也别再做和事佬,有些事凭你一人之力根本办不到。”

陆瑾悠被许知恒吓到了,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知恒哥,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对,你跟我说,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你是个聪明人,不用我点透应该也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如果你不懂,我也可以再说最后一次。”许知恒清眸凝视陆瑾悠紧张的脸庞,“我跟时嘉的事你们谁也无权插手,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许知恒整理好袖口检查两边折叠的尺寸一模一样了,才转身走向房门,开门时他停顿了两秒,略微回首对陆瑾悠提醒道:“还有,别在我爸面前提时嘉。”

他说完扬长而去,徒留陆瑾悠僵直地站在原地。

跟在许知恒身边这么多年,陆瑾悠知道他不是个委婉的人,性格里更没有温柔可言。但他最后这话依然让她感觉从未有过的伤害。

为什么两个人会对自己说出同一句话?

在这两人眼中,自己就如此无能?

想到昨晚在雨中看到的一幕,陆瑾悠心中更觉委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许先生被渣后的甜宠路线》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