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给西游加个点 > 第五十章 天煞孤星

我给西游加个点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我给西游加个点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五十章 天煞孤星

    热浪扑面,一浪接着一浪。

    三叔公满脸的笑容,此时不由的僵硬住了,而一旁的窦使其满脸怒色,消失的无影无踪。

    窦长生态度真挚,语气诚恳的讲道:“我和黄家,亲如一家,黄家就是我家,我家就是黄家。”

    三叔公自僵硬中恢复过来,脸色一片潮红,伸出自己的手掌,朝着窦长生指来,语气愤怒的讲道:“你!”

    话语刚刚想起,就已经被窦长生关心的话语打断道:“您是同意了。”

    “放心,”

    “本不知道黄伯父和长秀兄有此夙愿,如今晓得,我一定不会辜负黄伯父和长秀兄。”

    看着三叔公更加潮红的脸色,窦长生继续开口讲道:“我知道由我继承黄家,完成黄伯父和长秀兄夙愿,您老非常感动。”

    “可您老年岁不小了,实在太高兴,情绪也不要太激动,身体要紧。”

    噗通的一下,三叔公血红的脸庞,再也压制不住,张口就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体直接一歪,倒在了黄友普的怀中。

    窦长生连忙上前一步,搀扶着三叔公,开口喊道:“快!”

    “快去同仁堂请王大夫,一定要把黄老治好了,黄老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说着窦长生眼眶中红润起来,留下了两滴真挚的鳄鱼眼泪。

    右手抓住身旁的黄友普,语气急促的讲道:“黄二伯放心,黄伯父和长秀兄的夙愿,我一定会完成,先救黄老要紧,稍后我就去黄家,把此事完成。”

    “让江州妖兽血肉生意一统,让黄伯父父子含笑九泉。”

    “这也是我作为人子,为数不多能够尽孝的一种方式了。”

    “黄老,黄老您要坚持住啊,怎么又吐血了,我还等您病好了后,主持仪式我好继承黄家呢。”

    “黄老,黄老坚持住,王大夫马上就要来了。”

    窦长生松开黄友普,双手紧紧抓主三叔公,看着三叔公蜡白的脸色,活动不便的右腿不断的蠕动,嘴角开始抽搐,鲜血源源不断的自口中吐出,宛如喷泉一样。

    锦衣长衫上面,已经被鲜血染红,呼吸成丝,最后蠕动的右腿一动不动,双眸中的神采消散,呼吸已经停止,心脏停止了跳动。

    死了。

    窦长生一愣,这我还没用力呢,十成功力才发挥出三成来,旋即泪如雨下,最近一直哭,眼泪说流就流,已经不需要道具帮助了。

    悲痛的声音响彻四方,窦长生哀嚎的讲道:“您老就这样走了。”

    “没有了您老在,我执掌黄家后,要是范了错误,谁能够批评指导我。”

    “呜呼那个哀哉,黄老您一路走好。”

    窦长生拿出洁白的手帕,轻轻擦拭着自己眼角的泪水,抚摸着心口,心痛啊。

    这窦家的家财都没有败干净,这郭家和黄家的家财就来了,这财产不降反升,来的太容易了。

    看着黄友普踉踉跄跄捧着三叔公尸体离开的身影,窦长生索然无味,一不小心成为了江州首富,钱已经成为数字了。

    刚刚回到府邸,正堂中就已经有客人。

    一位端坐下来,依然有着常人高大的铁塔大汉,此时看见窦长生走入,豁然的站起身来,高大的身材,要比窦长生高出半头来。

    语气浑厚的讲道:“奉国公之命,此为地煞七十二斧秘籍,六品灵酒碧竹青一坛。”

    东西,凭空出现。

    秘籍并未是纸张的书籍,而是一块巴掌大小的传承宝玉,品级不如青云宴那一块。

    铁塔大汉语气讲解道:“这传承宝玉为七品,具备真意传承,不过只能够参悟三次,其中真意传承将会溃散,不过地煞七十二斧修行之法不会消散。”

    “还有来的时候,我获得一个消息,郭昌黎死了。”

    窦长生眼眶一红,又死了一个。

    痛煞我也!

    自己好朋友本就不多,怎么今日接连的死去,这让外人怎么看自己?

    天煞孤星,刑克双亲,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克敌人,克全家。

    “哪位贼子干的?”

    铁塔大汉直接摇头,语气平淡的讲道:“不知道是谁?”

    “但在江州城中已经流转,是国公为窦家主动的手,但此等污蔑,荡魔殿已经开始追查,不久后会为国公正名。”

    郭昌黎死了,那么郭家的事情麻烦了。

    本来郭家服软,双方冲突也没有激化,郭家已经离开江州,都窦长生也没有斩尽杀绝的心思。

    毕竟过上一年半载,这郭家都是待宰的羔羊,要是不想活了,窦长生都送他们去地府报道。

    但郭昌黎死了,郭家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一位超凡脱俗的强者,要是发狂起来,威胁性也不小。

    看着铁塔大汉,窦长生问道:“来的时候卢国公还有没有其他交代?”

    铁塔大汉点头,语气平和的讲道:“窦家主要参与武举一事,国公已经和我说过,这一段时日,我就在窦家住下,听从窦家主安排,直至到窦家主比武夺魁,前往长安后,我才会离开。”

    窦长生这才满意,老程上道,郭昌黎死了,那么郭家主也不能留了,整理了一下言辞,窦长生才开口讲道:“郭兄不幸遇难,心中悲痛。”

    “但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铁塔大汉浮现出茫然之色,看向窦长生诚恳的讲道:“听不懂!”

    窦长生悲痛之色,不由的戛然而止,碰到一位文盲,这沟通不在一个频道上,这得找狗翻译。

    伸手不由的对着怀中的大黑一掐,大黑吃痛,狗眼看向窦长生,浮现出不满之色。

    尼玛,本汪不要面子啊。

    一直掐本汪!

    为了美好的未来,忍了。

    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今日有本汪忍辱负重,报仇雪恨。

    “我家主子是说,让你斩草除根,不要留下隐患。”

    窦长生伸手一拍大黑脑袋,大黑立即生出明悟,开始挽救的讲道:“这是我说的。”

    “我家主子义薄云天,慈悲为怀,岂能如此心狠手辣。”

    
我给西游加个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