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 > 第9章 她是一位诗人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章 她是一位诗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来了,来了……”

    胖老板从后厨跑了出来,这个小店,老板、厨师、服务员都是由他一个人兼任,所以只要顾客一喊,他就知道是悍赡潜撸陀终业搅送黄瓶凇br />
    “都是牛肉面,为什么他碗里那么多牛肉,我们这四碗加起来还没他……零头多!”

    胖老板这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他气急而笑道:“确实都是牛肉面,不过你们不知道,别人是自己带的牛肉,整整三两呢!光那牛肉就要小二十块钱了,你们两块钱一碗的面,也好意思和别人比?”

    几名男生顿时面面相觑,本来以为老板今天发疯了,卖牛肉送面呢。

    谁知道,老板还是那个抠门的老板,自己几个却成了自作聪明的傻瓜……

    ……

    吃过午饭,宇文飞回到住处,关上院门躺下小憩了一会。

    躺在床上时,他还在思考,如何改变自己的现状,包括家庭的现状。

    他可受不了这种吃碗面都要算算价钱的日子!

    另外,家里的经济情况,也是堪忧啊。

    老爸也是多年的老司机了,不过都是开公家的公车,以他的级别,自然是没有开过什么好车的。

    最久以前是老伏尔加,后来是BJ吉普,再然后就是这辆小夏利了,可以说,换来换去,都没突破十万块这个大关,反而是越来越倒退了。

    老爸整天碎碎念,他坐过一次局长的桑塔纳2000,那车有多好,空调多强劲,车内多安静,座椅多舒服。

    这已经是老爸坐过的最好的车了,至于更高级别的,他也没想过。

    想要依靠老爸自己的努力,估计没什么希望能开上桑塔纳2000了,宇文飞感觉还是要靠自己,才能帮老爸圆这个梦!

    至于老妈,房子成了她的心魔,如何能在西区拥有一栋独院小楼,这是老妈最近研究的“课题”。

    家里存款有九万,这已经是老爸老妈工作近二十年积攒下来的所有家底!

    但是,这点钱想在西区买地皮盖房,还是不够的,怎么算都要差个两万多。

    如果建平房,那倒是够了,但老妈又不甘心。

    家里大舅、三舅、小姨他们都是独院小洋楼,大姨家里都在学校分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大房子。

    凭什么自己家要住平房呢!

    开口借钱的话,老爸老妈又拉不下那个脸,他们都是爱面子的人。

    就因为这个,老妈最近过得越发仔细起来,就连原本答应宇文飞每周六十的生活费,也给缩水到了五十!

    所以,一切烦恼都是没钱惹的祸啊……

    宇文飞躺那一会,就想了无数个能快速赚钱的办法。

    可是,没有一个适合他的。

    因为他才十六岁,只是一个高中生,完全没有时间去做生意什么的。

    如果他敢偷偷跑出去,估计只要一节课的时间,班主任刘本忠的电话就打到了家里。

    在陈县中学,旷课这种事情,绝对是“罪大恶极”的!

    在这里,是龙你也要盘着,是虎你也要卧着,我们的飞总,自然也不敢当那个出头鸟,去挑战刘老师的权威。

    想来想去,宇文飞感觉让老爸出面去做生意才是最好的选择。

    以老爸工作多年的经验,以及在农资行业的人脉,随便开个什么农资公司,或者代理点什么好的农资品牌,那赚钱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嘛。

    国家这两年刚刚要放开农资行业,宇文飞听老爸再家里说过几次了。因为宇文拓工作的那家公司也要自负盈亏,宇文拓本人都成了公司的企业法人代表。

    既然都是打工,那么为自己打工总好过为国家打工吧。

    自己搞个农资公司,卖卖化肥、农药、种子什么的,一年不说多,几十万还是有把握的!

    总比老爸现在每个月一千出头的死工资强太多了吧。

    宇文飞唯一担忧的是,以老爸那死心眼,想让他放弃铁饭碗,出去自己单干,感觉挺悬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服他。

    ……

    下午第一节课,就是语文课。

    无论以后选择文科还是理科,语数外这三门功课都是要考试的,所以这三门功课,安排的课程也是最多。

    语文老师名叫李雅琴,据说是刚毕业不久的师大高材生,二十出头,面容姣好,扎了一条马尾辫,她的课是众多男生最喜欢上的,光看着就赏心悦目啊。

    李雅琴还是个女文青,这一些地方小报上,偶尔也能发表一两首诗。

    刚上课,李雅琴就带着充沛的感情,给大家朗诵了她最新“力作”。

    暮色浓浓如酒,

    秋风轻轻吹柳。

    菊花败了许久,

    你在何处奔走?

    天气冷了许久,

    你加衣服没有?

    城市不让养狗,

    主人打你没有?

    平安可要来电,

    免我一直挂念!

    当李雅琴红着眼圈,拖着长长的尾音,结束了自己的诵读后,班内一片寂静。

    自己的这首诗,意境果然不错,连这些学生们都被诗中那淡淡的哀伤所感染了,李雅琴欣慰地想道。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