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望族闲妻 > 第一百五十章 找寻(四)

望族闲妻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望族闲妻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五十章 找寻(四)

    “哎呀,霍夫人,你这是说哪里的话,我是廷燕的嫡母,说起来,我也有错,纵容崔姨娘,对她管教不严。老太君和侯府都训斥过妾身了,妾身刚要准备去霍府道歉,却不曾,霍夫人先一步到了,还带了这么多的礼物,真是让定北侯府羞愧。”万氏说着朝霍夫人走过去,被霍夫人一把拉下,坐在身边。

    亲昵的握住她的手,道“如今事情已然发生,那也是老天爷要替两府做媒,想让霍顾两府结亲。这些礼物不值一提,今日我除了登门道歉,还想替我们家老二提亲,想纳你们府上的五姑娘为妾,不知贵府可愿意?”

    愿意,愿意,万氏自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了,此刻内心欣喜无比。就顾廷燕这样,霍夫人还能登门来替二公子求亲,自然再好不过。这次看老太君怎么责罚她,定北侯府也算是因祸得福。能给太后的母族霍家结亲,就算顾廷燕只是做妾,于定北侯府,那也是天大的喜事,反倒是便宜崔姨娘和顾廷燕那对母女俩了。万氏接下来和霍夫人两人一番商量,亲事就定下了,在顾廷珏出嫁的第二日,霍府便来人抬顾廷燕进府。

    万氏一直将霍夫人送到门口,才笑眯眯的又去了春熙阁,她要告诉老太君这个大好消息,让她瞧瞧,看她还怎么惩罚她。刚走到大厅,就见顾明诚阴沉着一张脸坐着。万氏得意的扭着身子朝他走去,“侯爷,您瞧瞧这满院子的礼物,都是霍府送来赔罪和提亲的,老太君还说霍府不会来提亲,这下你也看到了,霍夫人不但亲自登门,还对我推心置腹,这等的亲家去哪里找寻。”

    瞧着她脸色遮掩不住的喜悦,万氏当然高兴了,她嫡亲的女儿嫁到了丞相府为妻,庶出的女儿不管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和法子,最终的结果让她很是满意,霍夫人亲自来道歉,还来求亲,这是谁家能有的尊荣。

    就连老太君,她的嫡女嫁的也没她的两个女儿风光,万氏的话音刚落下。顾明诚飞快的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大厅内响起东西碎裂的清脆碎响,哐哐啷当砸的人心里犹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吓得万氏更是后退了两步,紧张道“侯爷,你这是做什么,这可是好事?”

    好事,也亏得万氏说的出口,“莫非霍府还能让廷燕做正妻不成?”顾明诚毫不遮掩脸上的愤怒。

    万氏朝他翻了翻白眼,哼了声“侯爷,也亏得你想的起来,廷燕的身份怎么能做正妻?而且还是霍府,霍夫人能亲自登门,那已经是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就算是个妾室也不错,她的生母不就是妾室,如今她走了她生母的老路未尝不可。再者霍府是什么样的门户,她能得婆母亲自登门求亲,这是多么大的福分,世上能有几人有的。”

    做妻做妾有那么重要吗?万氏真是不明白,顾明诚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反正换做她是顾明诚,此刻就应该谢天谢地,霍府能结下这门亲事,不至于闹得两府不和睦,让外人看笑话。

    “你懂什么,反正这门亲事绝对不能答应,廷燕绝不给人做妾!”顾明诚气恼的拍着桌子警告万氏。

    万氏摊开手,无奈的耸耸肩“侯爷,那晚了,妾身刚才已然答应霍夫人,待到廷珏出嫁的第二天,霍府就派人来带她走!妾身身为嫡母,自然会为她考虑,替她多准备一些嫁妆,霍府的妾室又怎么样,侯爷一样脸上有光彩,你就别顾忌那么多了,听妾身的劝,不要把两府关系闹僵了,这样对谁都不好。

    若是侯爷顾忌老太君,大不了妾身就说,保证不会让侯爷为难。”她刚才之所以那么痛快的答应霍夫人,就是担心顾明诚或者老太君有人不答应。眼下这是最好的结果,他们还能想着让顾廷燕一个庶女去给霍成斌做正妻,那不是痴心妄想吗?

    况且此事原本就是顾廷燕的不是,谁让她心思不正,存心想入高门。这样能让她如愿以偿,不是很好吗?为何顾明诚还跟她执拗?

    “你,你,你,真是好的很,现如今你敢不通过我和老太君就直接应下这门亲事,真当我们是死人不是?”顾明诚气恼指着万氏,这话亏她说的出口。古话说得好,宁做穷人妻,不为富人妾。

    他早就想好了,替顾廷燕寻个寒门子弟,将来让她做个正头娘子,如今好了,上赶着给人做妾。万氏非但不反对,还推波助澜,他觉得老太君说的没错,就算霍夫人来提亲了,霍府也是心不甘情不愿,还不如就直接送顾廷燕去衙门,让她在牢里待上些日子,能自我反省,明白她的过错在何处。

    也好过去给霍府做妾,明面上没结下仇恨,谁知道背地里霍府会怎么算计定北侯府?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也不知道往后定北侯府的日子该怎么过?万氏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妇人,顾明诚真想掐死她。

    “侯爷,你若是这般想,妾身也没法子,妾身还得替廷燕准备嫁妆,就不陪侯爷了。”万氏弯着身子,对着他福了福身子,便退下了。原本想着去告诉老太君,如今看来怕是没这个必要。只有顾明诚去告诉她,他们母子俩怎么想都不重要,重要的事,霍府很有诚意。

    “肯定就在这附近,不会跑多远,你们快给我找,若是找不到人,你们也别回来了!”被顾廷菲敲昏过去的中年男子,此刻清醒了,对着身边的小厮们吩咐道。没想到顾廷菲这丫头着实厉害,把他都给骗的团团转,可恶至极。待会要是被他逮住了,绝对不轻饶。

    一个侯府庶出的丫头也敢跟他对抗,若不是有小厮及时进来帮他弄醒,此刻指不定坏了大事。越想越是气恼,直跺脚,还踢着地上的石头,差点儿没把鞋尖踢破。他一声令下,身边的小厮们纷纷四处散开去找寻逃走的顾廷菲。

    根本就没人猜想到,此刻的顾廷菲正蹲在地上,伸手右手紧紧的捂住嘴唇和鼻子,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待会会被中年男子等人发现,暴露了藏身之地,好不容易才从中年男子等人的手中逃脱出来,她一定要平安的回定北侯府。

    脑海中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活着离开。顾廷菲悬在空中的大石头缓缓落地,小厮们朝四处分散开来,想来没料到顾廷菲会在离他们不远处的草丛里躲着。现在好了,他们一行人走了,顾廷菲也能大着胆子离开。

    夜幕降临了,茫茫夜色中,根本就不会有行人路过,这可如何是好?方才趁着躲藏的机会,她四处查探过,宽阔的大路两旁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大树,除此之外,这应该是荒僻之地,平日很少有车辆经过。现下她的手脚刚被解除束缚没多久,这会正麻木得厉害。

    这也是为何顾廷菲从屋子里逃走,还没走远的原因。其实她很想知道,到底谁指使中年男子把她困在此处?

    “哈哈,小姑娘,我看你往哪里逃?”顾廷菲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身旁就突然想起男子熟悉的声音,她惊慌的紧捏着衣袖,扬唇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毫不畏惧的和他四目相对。

    中年男子咬牙切齿恨恨道“你这不知好歹的小姑娘,刚才我们可说好了,你倒好,却倒打一耙,想算计我,将我打昏过去,你好趁机溜走是吧!不过这次要让你失望了,你是跑不了了。既是落到我手上,你还想跑,门都没有,我劝你最好乖乖的跪下认错,说些好听的话,我兴许还能饶过你,否则的话,有你苦头吃的!”

    眼看着顾廷菲面色无惧,中年男子内心极其气愤,说着就伸手掐着顾廷菲的脖子,看她能耐到什么地步。一个小丫头片子,她哪里那么大的胆子。也没听说她在京城多出名,受人尊敬。无名小卒而已,他害怕什么?

    “我倒打一耙,亏你说的出口,行了,既是被你看到了,又能如何?你若是想带我回去,那就带我的尸体回去!”说时迟那时快,顾廷菲说完便从衣袖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脖子。

    若是今日注定让她命丧黄泉,她亦反抗无效。人烟稀少,根本就不会有车辆经过,更别指望有人能救她离开。瞧中年男子的模样,落到他手中,必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与其如此,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她也好和天上的父皇、母妃团热÷书,他们好在天上一起替弟弟祈福,盼望着他早日从霍太后手中夺回朝政大权!

    中年男子冷哼了声“别用死来威胁我,我可不吃这一套,你若是。。。。。。”没说完的话活生生的被他给咽下去了,因为他看到顾廷菲的脖子出血了,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他的双眼,让他后退了几步,轻声道“你这小姑娘,也是,我就是随口说说,和你开玩笑,罢了。行了,只要你肯乖乖的放下匕首,和我回去,我定然不会伤害你,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如何?”

    真没想到他会落到这个地步,对关押的犯人发誓,谁让他收了钱财,必须替他消灾。中年男子竖着手,作出发誓的样子,试图哄着顾廷菲放下手中的匕首。

    顾廷菲不傻,面前男子的话根本就不能听信,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着僵持的时间能恢复好手脚的麻木,伺机逃走。

    突然顾廷菲的眼前闪过一丝亮光,一辆马车徐徐驶过,声音寂寥而单调,拉扯的马虽只有两匹,可形体俊美而健壮,马蹄哒哒的敲打着地面,飞溅阵阵沙雾。这无疑是给顾廷菲莫大的希望,中年男子身边的小厮们都被派出去四处找寻她,眼下也只有她和中年男子两人在,若是她能得到马车主人的相助,相信很快便能离开这里。

    中年男子似乎猜测到顾廷菲的心思,刻意的压低声音,道“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他们是不可能管你的,你还是乖乖放下匕首和我离开,你还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寻死觅活的,不至于吧!”

    话虽说如此,可中年男子内心也是忐忑万分,万一马车的主人真的插手了,他孤身一人,就算有一身武力,也难敌他们。就盼着马车能尽快离开,别耽误了他的好事。

    顾廷菲偏偏不信,朝中年男子唾了两口,还没有试过,他怎么就不知道会见死不救?莫非他能未卜先知不成,那怎么可能?瞧见他刚才惊慌的样子,顾廷菲朝着车夫招招手,示意他停下。

    眼见车夫往后挪动身子,想必告诉车辆内的主子,眼下遇到的事。原以为能有一丝希望,顾廷菲眼睁睁的看着车夫冷着脸,从她面前一闪而过。难道她真的这么倒霉,逃不出中年男子的手了。

    “哈哈,怎么样,小姑娘,你呀,还是嫩了些,我告诉你,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旁人怎么会插手。行了,你也别闹腾了,赶紧跟我回去,快放下匕首!”中年男子露出得意的笑容,还真是松口气。

    顾廷菲颤抖的握着匕首,沉声道“你放心好了,就算没人救我,我也不会和你离开,你且死了这份心。你若是再往前一步,我就立马死在你面前,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你,你,你,你这可恶的臭丫头,别以为我不敢动手,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中年男子被顾廷菲气的面红耳赤的指着她怒骂,还从未见过她这般不要脸的姑娘。

    话说的很坚定,此刻顾廷菲内心无比的惶恐,她终究还是一个小姑娘,就算死过一次,想到还没有将杀害她的凶手找到,就这般凄惨死去,也太不值得了。
望族闲妻》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