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十章 傻眼的高拱

寒门崛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十章 傻眼的高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高拱竟然以为是徐阶指使的?!

    朱平安听了高拱的分析,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真想告诉高拱,你真是想多了,这还真不是徐师指使的,这个时候徐师估计比你还懵呢。

    “时不我待,子厚你快点收拾。”高拱见朱平安愣在那,不由得连着催促。

    “哦,好。”

    朱平安应了一声,快速的洗了手脸,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跟着高拱出门了。

    “肃卿兄,我们要不要先跟裕王殿下禀报下。”走出门后,朱平安问道,毕竟这是上班时间,离开工作单位去拜访徐师,得给老板说声吧。

    “刚刚我已经跟殿下禀报了,殿下此刻心急如焚,就等着我们从徐府带回消息呢。”高拱边走边回道。

    出于隐蔽的需要,高拱和朱平安没有乘坐裕王府的公轿,而是直接骑马抄小路去的徐府。高拱都打听清楚了,徐阶和严嵩一样,今日同样享受了圣上特批的假日优待,在府上休息。

    高拱很心急,一路上不时的踢打马腹,加鞭快行,朱平安紧赶慢赶才勉强的咬着高拱的背影。

    高拱到了徐府,拿出门贴与门房交涉,朱平安翻身下马时,高拱就已经交涉妥当了。朱平安将马交给门房看管,快步随着高拱走进徐府,去书房拜访徐阶。

    “徐兄。”

    “见过老师。”

    高拱和朱平安进了书房后,同时上前拱手与徐阶见礼。

    “肃卿、子厚,你们与我做这些虚礼做什么,别站着了,快入座,喝口茶,喘口气歇歇,瞧你们这满头大汗的。”徐阶笑着摇了摇头,伸手请高拱和朱平安入座,顺手拎起茶壶准备给两人倒茶。

    “老师,我来就好。”朱平安上前去接徐阶手里的茶壶。

    “怎么,我老的连茶壶都提不动了吗。”徐阶笑着打趣了朱平安一句,将茶壶交给了朱平安。

    “男人四十一朵花,老师春秋鼎盛,跟老还扯不上边呢。”朱平安接过茶壶笑着应道。

    “你小子......还四十一朵花呢,明日黄花还差不多。”

    徐阶闻言,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今年四十九,明年就五十年逾半百了。

    朱平安呵呵笑了笑,提着茶壶先给高拱倒了一杯茶,接着又将徐阶的茶杯添满,最后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高拱在一旁看朱平安与徐阶笑谈,不由的又多看了朱平安一眼,没想到朱平安和徐阶关系这么亲近熟络。杨继盛、张居正、赵贞吉等人是众所周知的徐阶的得意门生,自己在徐府也都见过他们,可是好像也没朱平安这般亲近熟络。

    “肃卿,子厚,今日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寒暄过后,徐阶开口问道。

    朱平安在一旁默不作声,转头看向高拱,意思是这次造访以高拱为主。

    “徐兄,我们今日是为杨仲芳的弹劾奏疏来的。”高拱直截了当的说道。

    “哦?”徐阶放下茶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还真能沉得住气,高拱见状,不由得对徐阶的养气功夫佩服不已,当然心里也吐槽不已。都这个时候了,还装什么啊,您老究竟想干什么,还请划出道来啊。

    算了,算了,你装,那就由我点破好了。

    高拱抬头看向徐阶,一本正经的说道,“徐兄,杨仲芳是您的学生,杨仲芳上书弹劾严嵩是您指使的吧,徐兄可是要跟严党摊牌决战了?我素知徐兄做事向来是计划周密,谋定而后动,这一年来徐兄甚至不惜卑躬事严,这一次定是抓住了严嵩的把柄,有必胜的把握。只是徐兄,我们裕王府除开,基础薄弱,现在还经不起池鱼之殃......不管徐兄计划如何,但是涉及我们裕王府的,还请徐兄明言,一来我们裕王府可以策应配合,二来,我们裕王府底子薄,也省的凭白遭了池鱼之秧。”

    “咳咳......”徐阶听完高拱的话,忍不住呛得咳嗽了起来,苦笑着摇了摇头,从袖口里摸出一份崭新的奏疏抄本放在桌上,很是诚恳的对高拱说道,“不瞒肃卿兄,仲芳弹劾严阁老,我也是今天中午才听说,之前并不知情,这封弹劾奏疏我也是今天中午才第一次看到。说句实话,若是我指使的,那这封奏疏的内容就绝对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我不知情,又岂能有什么计划后着......”

    “啊?”

    高拱闻言,彻底凌乱了,傻眼了,忍不住吃惊的啊的一声,从座椅上离席而起。他对徐阶很熟悉,知道徐阶的为人,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撒谎的,而且他刚刚一直在观察着徐阶的神情了,徐阶说的很诚恳,没有撒谎。

    “怎么会这样......”

    高拱站起来后,傻了一样,喃喃自语。

    徐阶竟然不知情!这该怎么办?!

    高拱一直都认为是徐阶指使杨继盛弹劾的严嵩,一直以为徐阶要跟严党决战了,他知道徐阶的能力和为人,既然徐阶敢跟严党摊牌,那肯定是有周密的计划和后着的。虽然奏疏中涉及了裕王,但是相信徐阶既然敢在奏疏中提及裕王,肯定是有后着和计划,可以让裕王置身事外的。

    至于高拱为什么这么相信徐阶会让裕王置身事外,那就跟前年发生的事情有关了。

    当时嘉靖帝不知为何,将严嵩和徐阶叫到了身边,问两人,裕王和景王谁可以继承朕的皇位啊。严嵩是个老政治了,知道这池子水太深,听嘉靖帝问完,就便赶紧说:圣上,你看我整天伺候着您,忙于政务,日理万机,还从来没想过这事儿,况且,老臣对两位殿下一无所知,不知道谁更适合。不过,当时徐阶不知道是什么想的,可能是走神了,也可能是没想那么多,也可能是想跟严嵩不一样,反正严嵩说完,徐阶就回道:按序当立裕王殿下!

    当时嘉靖帝也没说什么。

    徐阶回完后,也没当回事,没事人一样从西苑返回徐府。回到家后,有同僚急匆匆追来,不解道,徐兄你今天喝多了吗,怎么可以对储君表态呢,裕王年长,可是圣上偏爱景王,将来的事谁知道啊,若是景王登基,您还能有命在?这个时候,徐阶才后知后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裕王听闻消息后,便派高拱来了徐府,向徐阶表态支持表示感谢,言他日裕王登基,不会忘了徐阶。

    所以说,经过这一事,不管徐阶愿不愿意,徐阶就跟裕王府绑在一起了。

    所以说,高拱才会如此相信徐阶。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寒门崛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