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 > 第八十六章水灵灵的一章

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六章水灵灵的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瓦波尔双目圆睁,他怒吼着,如同受了伤的野兽一样,豕突狼奔的往上冲刺。



        最终,他爬到了城堡的顶端。



        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天花板,瓦波尔用力一推,将木板推开,然后他爬到了城堡的天台上。



        “可恶!上面也全是雪!”瓦波尔扫视着地面,一层没过脚踝的积雪让他明白已经很久没人来过这里了。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一个都不能饶!”瓦波尔慢慢的走向深处的一个房间里,积雪在他的脚下吱嘎作响着,“磁鼓王国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举全国之力,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国王的厉害!”他缓缓走到一块被白雪覆盖的白布面前



        “就用这门…磁鼓王国的最终武器!”说着,瓦波尔猛地将盖头一掀,露出其下狰狞的面容,“皇家铁桶王冠七连散弹铁皮大炮!”



        “追上你了!快点过来跟我打架!”这时,路飞忽然冒了出来,他微微喘了几口气,大吼着道,“?!”



        “这就是最后了!”瓦波尔冷笑的注视着惊愕的看着那门巨炮的路飞,“那个怪物没有跟过来吗?嘛算了,就让我用这最终武器,把你炸飞吧!哞哈哈哈哈哈!”



        “变成烟花吧!草帽小子!”说着,瓦波尔狠狠地将拉杆给拉了下去!



        ……



        噗!



        巨炮最上边的炮口上,施施然地冒出了一只雪鸟,对着瓦波尔不停地鸣叫着,好像在控诉他为什么要打扰自己睡觉。



        “鸟巢…”瓦波尔目瞪口呆的看着炮口冒出来的雪鸟,嘴角忽然挂上了尴尬但不失优雅的笑容。



        “哦哦!是雪鸟啊!”路飞低头看着不时从炮口中跳出来的小雪鸟,笑着说道。



        “死鸟!臭鸟!我可是磁鼓国的国王!”因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给草帽海贼团造成一丝伤害,瓦波尔的心情有些崩溃,他歇斯底里的对雪鸟大吼大叫着,



        “!!”然后路飞一掌握住了他的嘴巴,让他说不出话来,“已经结束了!”



        “我才不管你是国王还是神仙!伟大还是不伟大!”路飞嬉笑道,他揪着瓦波尔的脸,一点点地将他拉近,路飞直视着瓦波尔的眼睛,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说道:“因为我是海贼!”



        ……



        城堡内,一楼。



        “不过娜美,你为什么要跑出来啊?朵丽尔医娘不是让你好好睡觉的吗?”抬头望着路飞和瓦波尔渐渐跑到楼顶,亚伦转头问道娜美。



        “我们有那个时间耽搁吗?”娜美反问一句,“在屋里老老实实的待三天,还不如要了我的命呢!”



        “娜美小姐!”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山治荡漾的声音。



        两人扭头望去,只见山治手脚并用,如同壁虎一般飞速地往这边爬来,他抬头望着娜美,脸上露出好像看到肉骨头的金毛一般的表情:“娜美小姐你没有受伤吧?”



        “山治?”看到山治宛如奇行种一样的爬向自己,娜美不由俯下身,她惊愕的道“你怎么搞成这幅德行了?”



        “娜美小姐,你是如此的担心着我吗?!”听到娜美的问话,山治的双眼直接变成了红心,他眼神色眯眯的,直勾勾地盯着娜美的胸前,山治缓缓地抻起头,慢慢靠近娜美的胸膛,“如果能被你那温柔的胸怀包围的话……”



        啪!



        “去死吧!”然后山治便被娜美一掌拍进了雪里。



        “……”亚伦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无语的看着被娜美摁到雪地里摩擦摩擦的山治,“山治,是笨蛋呢!”



        轰!



        这时,城堡之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怎么了?”山治的表情瞬间恢复了正常,他仰头看着空旷的大厅,“上边发生了什么吗?”



        “大概是路飞和瓦波尔打起来了吧?这种小事就不用在意了”亚伦挠挠头,无所谓的说道。



        “说的也是。”山治点点头,随后他尝试着爬起来,但刚刚将腰给直起来,便又瞬间软了下去,“哎呦我的老腰啊!”



        “怎么了山治?”亚伦看到山治这痛苦的表情,不由问道。



        “那个老婆子说我的脊柱出现了裂痕,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山治回答道,随后他露出怀疑的神情,“不过我怎么感觉我的脊柱是被那个老婆子给踹成这样的…”



        “脊柱出现裂痕?小意思啊!”亚伦听到山治的回答,他笑着看着山治,“难道你忘了我的能力了?骨折脱臼,包治痊愈哦!”



        “对哈!差点忘了亚伦你的能力对外伤很有用呢!”山治恍然大悟,“那还等什么,赶紧帮我治一下!趴着走路什么的,实在太有损我的光辉形象了!”



        ……你还知道这样走路有损形象啊!



        “我马上就给你治好!”说着,亚伦的右手便亮起了蓝光,他朝山治走过去。



        咚!



        这时,城堡中忽然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块忽然掉了下来,直直的砸在了山治的腰上,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他出现裂纹的那块脊骨上。



        “……”突如其来的冲击山治呆愣了几秒,随后如潮水一般涌过来的剧痛让他的脸色猛地一变,山治狠狠地以头抢地,“哦哦哦!要断了要断了!”



        “你还在等什么!快点上去帮忙啊亚伦!”娜美大声吼道。



        “啊?哦哦哦!”被从天而降的石块给弄懵的亚伦这才回过神来,他手忙脚乱的来到山治身边,手中蓝光大盛,他用另一只手掀开山治的衣服,然后一巴掌拍了上去,“治愈!”



        “哦!舒服!”创口处瞬间传来一股清凉的酥麻感,舒服的让山治险些呻吟出声,他不禁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趴在雪地上,“不过为什么城堡上边会掉下石头?看起来应该很坚固啊”



        “大概是路飞吧…”亚伦歪头想了想,随后回答道。



        “又是路飞!真是的,等会我一定要揍他一顿!”山治咬牙切齿的道。



        “啊哈哈哈……路飞不一直这个样子吗?”亚伦挠挠脸颊,有些无奈的笑道,随后他将手拿开,“好了山治,你试试怎么样?”



        “嗯?确实感觉轻松多了。”山治尝试着站起身来,他试着活动一下腰肢,笑着对亚伦道,“谢了啊亚伦!”



        “嘿嘿嘿!小意思啦!”亚伦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



        这时,外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外边这是怎么了?”



        ……



        “喂!别拉我!”索隆推着乌索普的头,嫌弃的说道,“你要是害怕的话跟在后面就行了。”



        “谁…谁怕了!我可是…”乌索普拽着索隆的衣襟,小心翼翼地抬头往外看,他不服气的反驳道。



        在隧道口外边,是被路飞等人打架而损坏的城堡,也就是这个将乌索普吓得迈不动脚。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乌索普和索隆推推搡搡走到城堡之下时,路飞忽然从天而降,他面目狰狞的,直接砸在了乌索普和索隆的身上。



        咚!



        溅起白雪一片。



        “你突然发什么神经啊!”索隆对路飞怒吼道。



        “不是,我看你们的衣服很眼熟,还以为又是他的同伙呢!”路飞笑着解释道,“你们也爬上来了啊”



        “啊咧?乌索普你怎么也上来了?”这时,亚伦和山治忽然从房间中城堡中走出来,亚伦看到一旁的乌索普,疑惑的道,“你也爬上来了吗?”



        “我们是坐索道来的”薇薇回答道,随后他问道路飞,“路飞,娜美没事吧?”



        “啊啊,没事!”路飞笑着回答道。



        “可是…”亚伦看着一个个从隧道口中爬出来的村民,亚伦不由歪歪头,“怎么大家都跟着上来了?”



        “我们是来阻止瓦波尔的,所以,那个河马国王呢?看我乌索普大人一皮锤把他锤成肉酱!”乌索普高傲的昂起了自己的长鼻子,嗯……如果无视他打战的双腿的话表情还是挺让人信服的。



        “啊,他被我打飞了”路飞淡然的笑着道。



        “那刚才飞出去的就是瓦波尔了?”多尔顿听到路飞的话,他不由插嘴道,“那剩下的那两个人呢?”



        “啊!他们被驯鹿解决了”说着,路飞不由转头看着乌索普三人,“对了,我找到了一个新伙伴!”



        “伙伴?”众人全都疑惑的看着路飞。



        “嘛,就是路飞口中的那头驯鹿”在亚伦身后的山治说道,他从怀中抽出一根烟,小心翼翼的点上,“不过不知道跑哪去了。”



        “喂!”这时,古蕾娃忽然闪现到了山治身后,她阴沉的看着山治,“我刚才说过,不准你乱动的吧?你怎么自己站起来了?”



        “啊啊!因为我的腰已经好了啊!不信你看!”山治灵活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来证明自己没说假话。



        “……”古蕾娃皱眉的看了看山治的腰,然后忽然将手伸出来,闪电般的摸到山治的腰间,然后狠狠一扭。



        “噫!”山治疼的打了一个哆嗦,他猛地跳到一边,“你干什么老婆子!很疼的你知不知道!”



        “奇怪,竟然真的好了”古蕾娃搓了搓手指,有些疑惑的看着山治,“就算以你的体质,应该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哼哼!那当然!我们可是有亚伦这个大利器!有亚伦在,什么外伤治不好!”山治得意洋洋的将亚伦给卖了出去。



        “又是那个小子吗?”古蕾娃喃喃自语,随后她看着懵懂的亚伦,双目中忽然闪过一丝精光,“喂!小子,你跟我来一趟!”



        “啊?干什么啊?”



        “给你做个全身检查,顺便解剖一下。”说完,古蕾娃便扭头对着畏惧的看着自己的村民,“把病人都给我抬到病房里去!一个也不能漏掉!”



        说完,她又走到一旁的墙角,修长的大腿狠狠地往墙上一踢,“你也给我滚回病房去!”



        “这个婆婆……好强势的样子”乌索普目瞪口呆的看着古蕾娃提着娜美的衣领把她拽进城堡中“她真的是老人吗?!”



        “喂!”正走着,古蕾娃忽然扭头,她盯着亚伦,“还不快给我过来!”



        “哦…”应了一声,亚伦挠挠头,便一路小跑的朝古蕾娃跑去。



        “喂喂喂真的没问题吗?!那个老婆婆刚才可是说了,她要把亚伦给解剖了啊!”看着亚伦竟然听话的跟着古蕾娃进去,乌索普有些慌张的看着淡定的众人。



        “有什么关系,反正亚伦也死不了,作为救活娜美的报答,让那个老人解剖玩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索隆无所谓的道。



        “解剖怎么可能是玩玩啊!那可是解剖啊!把人的肚子切开然后看看里边内脏的解剖啊!”乌索普崩溃的大喊道。



        “冷静点乌索普”山治拍了拍乌索普的肩膀,“解剖什么的,对能把眼珠拿下来当球玩的亚伦来说,不就是玩玩嘛”



        “……”乌索普瞬间哑口无言。



        好像,还真是这样子



        ………

    

    。
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