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清隐龙 > 第六十九卷 3330 资本家是有罪的?

大清隐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九卷 3330 资本家是有罪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肖乐天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拉乌尔里高,他并不同情这个家伙,因为拉乌尔里高手上血债累累。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拉乌尔里高的做法其实在政治家的世界里,是很平常的选择。

    民众一般都用感情去考虑问题,你只要跟他们讲讲道德,然后灌输爱国主义,就能调动民众的情绪。

    但是政客们不能这样,不能脑子一热就对看不顺眼的人宣战了,政客肩膀上扛着一个国家的生死,对于他们来说情感是一种有害的东西。

    政客考虑的是如何生存下去,拉乌尔里高其实是一个聪明人,从一开始他的思考就是怎么样让公社活下去,甚至活的更好!

    他考虑的是公社的生存问题,是最基本的问题,而抛弃了其他的民众情绪,比如说爱国狂热,尤其是这种明知必死还要狂热进攻的疯子精神!

    大国崛起,一般都是要怂一点,再怂一点,慢慢熬起来的!

    这个道理政客们懂,但是民众不懂!

    当然他们也不想懂!

    但是问题来了,拉乌尔里高可悲的是他的行为却和民众发生了交际,按说政客在朝堂上应该很少和民众直接接触的。

    很多下流的勾当也应该粉饰之后,再告诉民众!

    但是法国此刻是天塌地陷的大变革时期,没有缓冲了,政客们的嘴脸就这么直接暴露在民众的视线里,矛盾自然也就出现了。

    肖乐天所能做的只是尽量的保证他的安全,华族士兵尽量的压制着难民的情绪,好半天才恢复了秩序。

    拉乌尔里高心都凉了,他看着愤怒的民众捂着额头的伤口低吼道“好!我就是卖国贼!但是我是一个卖国未遂的贼,而梯也尔他们是已经事实卖国的大贼!”

    “他们就在凡尔赛,你们为什么不去诛杀这些大贼?冲着我来又算什么本事?我们左派从始至终都在为你们争取利益,到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对待吗?”

    说到这里拉乌尔里高伸手一指尤金和安德鲁“市民们……你们的怒火对准了我?但是这两个人你们知道是谁吗?”

    “他们就是剥削你们资本家,一个是开钢铁厂的,一个是开当铺的……而在这场战争期间,他们还有一个不光彩的身份!”

    “那就是古董走私商……他们偷偷贩卖了多少法兰西珍贵的文物?你们问问他们自己……”

    拉乌尔里高这是要转移民众的仇恨点了,肖乐天一听就明白了“保护!快……”

    一队士兵赶紧从人群中把尤金和安德鲁给拽出来了,拉到安全的地方和难民隔离开!

    战争已经让人们变成了疯子,此刻难民们要的好像不是公理和正义,他们要的就是撒气,看见拉乌尔里高他们愤怒,看见资本家他们更愤怒。

    临出人群的时候,尤金的屁股还被愤怒的难民踹了好几脚,吓的尤金和安德鲁赶紧求饶。

    “我们不是黑心的资本家……我们是好人,我们没有欺负过工人……别打我,别打我们……”

    拉乌尔里高显然是不会放过这两个揭穿他身份的资本家的,他义愤填膺的骂道“你没有克扣过工人的薪水?你们每天让工人工作几个小时?”

    “有没有雇佣过童工?给没给过伤残工人抚恤金?你的当铺到底有多少死当?多少人连最后一件单衣都当到你那里了……”

    “这些你敢否认?你当人民的眼睛都瞎了吗?”

    拉乌尔里高冲着民众高喊到“你们骂我,打我,说我是卖国贼,我都不在乎……因为我说的只不过是一个提议,而没有形成事实的行为……”

    “但是这些资本家呢?他们推举出来的梯也尔,却真实的出卖了法兰西……是他们割让了阿尔萨斯和洛林,也是他们赔出去了六十多亿法郎啊……”

    “同胞们!你们究竟应该痛恨谁?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的罪人……”

    哎……果然是街头辩论出身的斗士,这么一扭转愤怒民众的情绪居然一下子改变方向了,潮水换了一个地方决口,又开始掀资本家的老底儿了。

    “对,没错,我知道他们的钢铁厂,每天让工人工作十二个小时,已经连续四五年没有涨过薪水了……”

    “黑心的资本家,受伤的小约克才十六岁,就断了一只手……结果就给了二十个法郎,就被踢出钢铁厂了……”

    “没错,还有那个当铺,我每次去都压价,明明可以当是个法郎的大衣,却只给我五个法郎,黑心啊,就是这些黑心鬼在剥削人民……”

    简直就是一场批斗大会,尤金和安德鲁纯属傻帽,他俩是整个难民营中真正的资本家,此刻就成了众矢之的。

    巴黎这场混乱持续时间太长了,一般像他俩这样级别的资本家早就逃到安全的地方去享福了。

    甚至肖乐天也曾在麦克马洪回巴黎之前交代过,让他俩赶紧避一避。

    可是这两个贪财奴,为了那几箱子黄金,居然亲自冒险的留了下来,这下可好他俩成了难民营中唯一的一队资本家难民了。

    不骂你骂谁?

    人群越来越怒了,阶级矛盾实在够尖锐,愤怒的民众又是一片石头雨砸过去,等到士兵驱散那些市民之后,尤金和安德鲁都被砸哭了。

    尤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上帝啊!上帝啊!求求您救救我们,这到底是怎么了?法兰西到底是怎么了……”

    “我们白手起家,一个法郎一个法郎的攒,然后冒着风险去经营生意……我们做错什么了,最后却把一切罪责都扣到我们的头上?”

    “你们总说我们给的工钱不够多,福利不够好……但是你们究竟想要什么啊?你们想要的东西我们给不了啊……”

    安德鲁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来对着拉乌尔里高吼道“你们总说,我们剥削你们,但是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破产的又有多少?你们可怜过谁呢?”

    “今天或许还能经营下去,也许明天企业就被追债的人给活活逼倒逼了,这样的场景你们又不是没见过,我们容易吗?”

    拉乌尔里高眼睛都瞪起来了“容易?你跟我们说容易两个字?”

    “你们破产了,不过就是没有钱了,而我们穷人最后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你知道吗?”

    “你们见过冬雪天气里,被活活冻死的乞丐吗?那些断了手脚的工人是怎么在肮脏的臭水沟里捡垃圾吃的?你们见过吗……”

    “没钱买药的孩子病死了,母亲抱在怀里不肯下葬,那是多么凄惨的场景?”

    “这场战争里,活活饿死的老人又有多少?他们哪一个不比你更惨?”

    “都是父母生养的,谁规定谁生来就是乞丐、小偷、妓#女?那些你嘴里瞧不起的下贱人,谁愿意一辈子如此?”

    “你们享受美酒佳肴的时候,可曾想过窗户外面就有冻饿而死的尸体?”

    “贪婪的人啊,哪怕你们给没一名工人每个月涨是个法郎的薪水,他们也不至于活的如此艰难啊!你们太贪婪了……”

    拉乌尔里高的叱责,感染了在场的穷人,人民开始一股脑的痛骂尤金和安德鲁。

    骂道最后尤金也急眼了“十个法郎?你们这是在做梦啊!你们天天就在哪里幻想,你们可曾知道这个世界生意有多难做吗?”

    “十个法郎,那就是要我们去死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大清隐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