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长安七日 > 章 回(九)

长安七日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长安七日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章 回(九)

    太子李享的举动再度令李泌二人震惊,一时间都满脸惊异的望向太子,心中暗自琢磨道,难道太子早已有了风声,故此时急召二人相商?正思索间,太子已将纸条递向了李泌,李泌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接过了纸条,这张纸条犹如一道判命符一般,生死之间几乎全在于此!李泌颤微着缓缓打开,只见纸条上写道:“乾下乾上,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初九,应龙现,天下变!”念完最后六个字时,李泌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手不住的发颤。李泌深山修道多年,按理来说早已看清世间诸事,心无旁骛,可到了此刻,也止不住的感到恐慌!

    郭子仪见李泌如此,于是连忙上前一步接过了他手中的纸条,可细细读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对于李泌的反应他确实有些不解,于是冷声道:“这纸条内到底所言何意?李泌大人至于如此吗?”

    李泌没有接郭子仪的话,反而望向太子,声音还是有些发颤地问道:“不知太子殿下从何处得此纸条?此卦文又出自何人?”

    太子双眼紧紧盯着李泌,没有丝毫犹豫,低声应道:“此卦文乃出自国师之手,是宫中暗桩转呈本宫,情况应该属实,不应有误!”

    “国师!!”李泌小声喃喃道,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缓缓闭上了眼睛,陷入沉思!

    一旁的郭子仪一直处于云里雾里,不得其解,可听到国师二字,不禁愤从中来,破口骂道:“怎么又是这个邪门妖道!自从三年前,国师入了朝,圣人也不知受了其什么蛊惑,诸番行事越发奇怪!此卦文若真是出自他的手,老夫虽不知其意,但也深知此间不会有何好事!”

    话音刚落,太子连忙制止道:“郭将军慎言,此事涉及圣人,不可妄语!”

    太子这么一说,郭子仪即便心中再是不悦,一时间倒也不敢多言,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愤怒,继而转头望向李泌问道:“李泌,汝倒是跟老夫说道说道,这纸条上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把你吓成这样!”

    李泌听到郭子仪的问话,于是缓缓睁开眼睛,语气深沉地答道:“此乃一卦文,上下两卦皆为乾卦,是六十四卦中的本宫卦。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是指龙已经飞上天空,有利于见有道德并居于高位的人;见群龙无首,吉!是指群龙相聚而无人一首领自居,是大吉的象征!”

    说到此处,郭子仪不禁摇了摇头,疑惑道:“听汝这么一说,这不都是好的卦象吗?何以如此惊慌!”

    李泌叹道:“郭将军有所不知,这前几句自是吉事,可问题就出在这最后两句!初九,应龙现,天下变!卦象中,一般不用初九来标注卦文,如此推断,初九应是指时间,如吾所料不错,这个初九就是圣人口中斋戒沐浴七日后的日子,而圣人下令筑台为的就是这‘应龙现’一事!”

    郭子仪仍旧一脸疑惑,喃喃道:“应龙?何为应龙?”

    李泌答道:“应龙一说出自《山海经》,相传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棃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就是说应龙有呼风唤雨之能!”

    郭子仪继续问道:“那这又与此事何干?”

    李泌眉头锁得更紧,缓缓说道:“应龙算是吉兽,可这天下变作何解释?这应龙又到底所指何人?难不成意味着我大唐天下有所震动?”

    太子听罢,终于接过了话,说道:“若本宫所料不错,国师为圣人解卦时所说的应龙应是指圣人!天下变指的就是圣人‘封圣’一事,还政于朝,自算得上是改变!”说到此处,太子不禁满脸愁容,暗自神伤道:“不瞒二位,据本宫所知,圣人已年过古稀,故而痴迷修道,以求长生!近年来,对于玄学一说更是趋之若鹜,所以国师为其占卜,大多易信之,此番诸事定也是如此!圣人必是深信初九之时封圣,可化身应龙,从而永生,继续执掌江山!”

    此番话终于令郭子仪幡然醒悟,他不禁叹道:“万没料到,曾经的英主如今却。。。国师这厮妖道,如此蛊惑圣人,其心可诛!只是如此一来,岂不是便宜了右相这等奸佞!”

    李泌听罢,长叹一声,开口道:“禀太子殿下,臣修道多年,刚才暗中推算了一番,初九之日卦象确实如此,国师推卦倒也无误,只是。。。这。。。”

    见李泌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太子连忙接话道:“汝但说无妨,不必有所顾忌!”

    李泌左右望了望,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缓缓说道:“只是这。。。应龙到底所指何人就不一定了!也许指的是圣人,也许。。。还有可能是他人!若是他人,岂不是。。。天下大乱!”

    “他人!”太子与郭子仪闻言不禁异口同声道,太子再次抢先问道:“还会有何人?难不成是右相?”

    李泌轻轻点了点头,答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但依臣之见,最危险的人恐怕还是。。。他!”李泌边说边把手一抬,缓缓指向了北方!太子、郭子仪见状顿时明白李泌所说何人,细细一想,二人不禁脸色陡然煞白,心中不免发颤!

    临了,郭子仪缓缓说道:“老夫终于明白刚才李大人为何如此紧张,经汝这么一提醒,老夫确是认为,右相之流不过是疥癣之疾,而他。。。才真正是大唐的心腹巨患啊!”

    太子闻言,也不免轻轻点头,但不自觉地后脊却是感到阵阵凉意。。。

    子时,杜甫草堂。

    李天然和李伯禽兄弟二人躲在杜甫草堂之中,不知不觉已是到了这个时辰,李伯禽虽然愚钝,但等了这许久也是感到焦急,不停地在屋内来回踱步。屋内本来就不大,他这么走来走去,一时间李天然也感到有些不安,一面是着急阿郎的情况,一面又迟迟等不到李泌的消息,心中自是苦闷!而自己偏偏又窝于草堂之中,有心无力,显得更加情急!

    杜甫见状,开口安慰道:“汝兄弟二人不必过于焦急,以吾对李泌的了解,此人定是会尽力周璇,以他之才必定会说服太子出手相助,尽管安心等待便是!”

    李天然望了一眼杜甫,应道:“杜先生,此话虽然不错,可吾。。。担心阿郎,他可从未受过牢狱之灾,此番被人冤枉,他心中定是不忿,万一。。。情急之下做出过激之事,那又当如何?”

    杜甫应道:“这你就不了解太白兄了,以吾对他的看法,他虽平日里傲慢,目空天下,可到了关键时刻却心思缜密,冷静异于常人,此番事出蹊跷,他定会暗中观察,绝不会冲动而为!”

    李天然缓缓点头,无奈道:“希望。。。如此吧。”

    杜甫继续说道:“吾且问你,汝二人昨夜是否真一直守在太白兄屋外,太白兄确实未曾离开房门半步?”

    听杜甫这么一问,李伯禽也连忙走了过来,抢先说道:“回禀杜先生,此事千真万确!是吾去接的阿郎,然后返回了家,整整守了一夜,一直未见阿郎外出!”

    杜甫眉头一紧,喃喃道:“这可就奇怪了,吾再问你,今日高力士来擒你阿郎时,以何为证据,带走的太白兄?”

    李伯禽抓了抓下巴,努力回想了片刻,答道:“他们从屋内。。。搜出了阿郎的玄铁长剑,那剑上有血迹!”

    杜甫听罢,连忙继续问道:“汝阿郎外出饮酒时,可曾带此剑?”

    李伯禽摇了摇头,答道:“阿郎外出饮酒,从不佩剑!”

    李天然如梦方醒,连忙接话道:“吾就觉得事情蹊跷,经杜先生这么一提醒,原来问题就出在这!一定是有人趁阿郎外出,偷偷盗走了玄铁剑,然后行凶,再嫁祸阿郎!”李天然连忙把头转向了李伯禽问道:“阿兄,吾记得你今日说过,就在汝快中箭时,阿郎用一柄木剑击飞了箭簇,可有此事!”

    李伯禽点了点头,答道:“正是!”

    李天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于是胸有成竹地答道:“那此事就说得通了!按常理,阿郎惯用玄铁长剑,危急之时也定是取此剑,之所以用木剑克敌,应是当时此剑并未在屋中,情急之下,故而用木剑代替!”

    李伯禽听罢一脸疑惑,喃喃道:“可。。。可是那把玄铁剑确实是从屋内搜出的啊,这是吾亲眼所见!”

    李天然冷峻地答道:“阿兄为何不是说,那柄玄铁长剑。。。是那个时候放回屋中的呢?”

    “啊!!”李伯禽听罢不免一脸震惊。

    一旁的杜甫接话道:“你的意思是。。。高力士故意栽赃陷害了太白兄?”

    李天然望了一眼杜甫,语气坚定地答道:“那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吗?”
长安七日》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jianzong.net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